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M虐恋者的家园

SM虐恋者的家园

 
 
 

日志

 
 

凌辱美丽校花  

2011-02-27 05:4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赵衡是我们学校的校花,1。72米的个子,50公斤的体重,魔鬼身材,
尤其两条修长的玉腿吸引了无数男生的眼球,我想这大概和她从小习武有关系吧,
别看她只有17岁,可是市青少年武术冠军呢,听说在体校训练时3,4个男生
都近不了她身体。

  我们学校有很多人追她,可她天生心高气傲,一个也看不上,听说有个高年
级的校霸追不到手就想在放学路上拦截结果被她两三脚踢得回家躺了一星期,回
来就办了转学,于是有人盛传她脚上功夫了得,别看一双玉脚玲珑秀美,整天穿
着白袜像个气质文雅的千金小姐,可踢到人立即让人“五体投地”。当然她也确
实是个千金小姐,她父母都是做大生意的商界精英常年在国外,家产何止千金?

  我也是小衡的追求者之一,可她任我怎么表白就是冷若冰霜,无动于衷,最
多把我当个最普通的朋友,想我多少也算男生里的佼佼者,实在伤自尊。

  我本也想用强,可想想她那一双被说的神乎其神的玉脚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我脑子里一直盘算着怎么设计让她成为我的掌中玩物。

  这天小衡做值日,可地特别脏,等她扫完全校已没几个人了。当她走到车棚,
空荡荡的车棚里只有寥寥几辆车,她来到自己那辆电动车前发现车胎没气了,只
得推起沉重的车走回家,那车很重,小衡毕竟是女孩子,推了没多旧就娇喘连连,
面色微红,一头秀发扎的马尾背后吃力的一摇一摆,我在背后远远打量着她,她
今天穿了一身靓丽的套装:白色短袖上衣,白色超短裙,一条红色的束身腰带,
白色及膝的厚厚的棉袜配上一双米色的中靴,整个一个清纯玉女!我两腿之间已
然硬了。

  我狡黠的一笑——看来计划不错——骑上车追了上去。“小衡,你的车……”
我明知顾问。这时候她还摆校花的架子,对我爱理不理。我心想,过一会让你求
生不得求死不能。嘴上则说:“让我来帮你推吧,你骑我的车。”

  她低声说了声谢谢就毫不客气地跟我换了位置,我心中窃喜。推了一端,我
故意喊道:“你的车好重,累死我了!休息一下吧。”就停了下来,她也只好停
下来,我在路边一家店要了两听可乐,自己拿了瓶,又开了瓶递给小衡(当然已
经被我迅速掉了包),她看了我一眼,我忙说:“看你累坏了,请你瓶水,没别
的意思。”她也就接过去喝了。我大喜过望,推起车来分外有劲。很快到了小衡
家——一幢有院子的别墅。

  “好了,到了,谢谢,你走吧。”她说。

  “你家没人?”我试探。

  “没。”

  “就不请我进去坐坐?”我观察她的粉脸,心想麻药该起作用了。果然,她
脸上刚露出不悦就见她左脚一软,人一歪,我忙上前一把扶助她,然后没等她回
过神就说:“你累了,我扶你进屋吧。”拿走她手里的钥匙就扶着她开门进屋了。

  进了屋她把我甩开,想独自站立,可这次是两脚同时一软,伏倒在自家的高
级地毯上,我在一旁偷笑。她还想爬起来,可只有手和大腿有力,脚和小腿一点
力也用不上,我看着堂堂武术冠军两手撑地却站不起来,一双白袜玉脚软绵绵的
平放在地毯上无力地摆动,顿时又硬了。我冷笑:“我的校花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的脚突然变得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望着她的脸没了平时的高傲竟然显得天真清纯,大笑:“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疑惑:“为什么啊?”

  “因为你喝的可乐里有酥脚散。哈哈哈……”

  “酥脚散?是什么?”她花容失色。

  “是一种麻药,跟软骨散不同的是它只让你两脚无力,其他地方却有力挣扎,
我可不喜欢一动不动的校花。”

  “你好卑鄙,怪不得我两脚酥了一样,你为什么骗我吃下这药?”

  “你说呢?”我大笑着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她的白袜脚无力的从我的臂弯垂
下,粉拳却打得我生疼,我忙把她放在大床上,找出几双她的长统丝袜来笑喜喜
的看着她:“得罪了。”

  说着扑上去捆她的小手,小衡奋力挣扎,怎奈脚酥软了,一身武功使不出,
被我用丝袜把两手分别捆在床头两边的古典栏杆上,她死力拽着丝袜,膝盖曲起,
脚板底一滑又软软地平放在床上了,咬牙切齿道:“等我脚有了力气,一定踢死
你这卑鄙小人!”

  我笑道:“你马上就会后悔有这双玉脚的,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
哈……”

  “你就那点骗人的本事,看你怎么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想激我让我
不上她?不着急,慢慢来,我要让她求我上她。

  我狞笑着摸向她的一双软软的玉脚,捏起她一只秀气的脚踝,另一手开始脱
她的靴子,“你要干什么,竟敢脱本小姐的靴子?”我不理她,慢慢脱着,她的
脚板底已经半离开了靴底,这才更加焦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为什么脱我的靴
子,啊,不要脱我的靴子呀,不要,不要脱,我的靴子,我的靴子……”她想用
玉葱般的脚指扒住自己的中靴靴底,可脚酥了,哪里扒得住?

  靴子终于被我脱掉了,露出了那我朝思暮想的白袜脚,纯白的厚棉袜一看就
是名牌,我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清香。“你的袜子怎么是香的?”

  “人家喷香水的嘛。”她还挺娇,我又褪下了她另一只脚上的靴子——伴着
她可爱的叫声“不要啊,不要脱人家的靴子,靴子,不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她的两只中靴都被我脱掉,并且平生头一次发现有男生不听她的话时,竟
然嘤嘤地哭了起来,我一阵心疼,说:“我的小校花,别哭,我们下面要玩的保
证你笑个够。”

  她不哭了,含泪问道:“你还想玩什么啊?”

  我说:“你猜呢?”

  她天真地摇了摇头,然后杏眼一瞪说:“你这无赖,偷下麻药,软了本小姐
的脚,用丝袜把我的手捆了,还脱掉我的靴子,到底想干什么?本小姐是你碰得
的吗?就你,又敢把我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哼,我可是武术冠军,你若不
是用麻药,来五个也不是我对手……”

  “是,我承认配不上你,更打不过你,可现在的你中了酥脚散,10个小时
里脚力全失,这双白袜玉脚还不是我的玩物?”

  我嬉皮笑脸地坐到床边靠近她一双白袜脚的地方,她有些害怕地想将脚缩得
离我远些,可没想到平日为自己赢来无数赞誉的双脚如今又软又麻又酥,动探不
得,更兼丝质床单滑溜溜的,好不容易将脚缩回一点,白棉袜的袜板底一滑就又
回了原处,我想她一定后悔极了喝下那酥脚散,此刻我已经把手放在她的白袜上
抚摩起来,那软若无骨的玉足,厚厚的白棉袜长至及膝,我从她膝盖处的袜口开
始一点一点地慢慢向下摸着,享受这美好的感觉,她美丽的大眼睛里几点晶莹的
眼泪在打转,小巧的嘴巴紧闭,紧咬着涂了亮晶晶的唇膏的嘴唇,两道柳眉紧琐,
她眼睁睁地看这自己的白袜脚被我来回地抚摩,仔细地亵玩着却毫无办法,我从
她一双玉脚地微微颤抖感觉到她内心的羞赧和耻辱,一种得意的心情油然而生。

  “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干吗要摸人家的脚?你说呀,摸人家的袜子和
脚干什么,不许摸,不许摸……”我继续把玩着手中这双校花的白袜脚。“你好
猥亵,好无耻,你,你……呜呜呜……让别人看到我的脚这样被你摸我还怎么做
人啊……”小衡一定羞耻得要命。

  我见她又哭了,就笑着说:“小宝贝,下面要开始笑了啊。”

  说着一手托起她的一只白袜脚,另一只手轻轻按在了她的脚心,她的脸上闪
过一丝惊恐的神色,颤声焦急地问我:“你,你想干什么,你这个卑鄙小人想对
我的脚做什么?……我告诉你,不要对本小姐胡来啊,我,我,我不怕你的。”

  “你不怕吗?好呀,看你怕不怕。”我说着开始在她的白袜脚心用大拇指轻
轻按摩。

  “嘻嘻,哈哈……好痒,好舒服,痒——嘻嘻,重一点,轻了好痒的,嘻嘻,
哈……”小衡的脚心真敏感,才最简单的第一招已经让她痒成这样,她还想舒服?
好,我让你舒服个够,我的手越来越轻,她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娇痴变成了娇
笑——“啊哈,哈哈,痒,痒呀,哈哈哈哈,别轻,别,我好痒哈哈,痒嘻嘻嘻
……”我越轻她就越痒,我指尖的爬搔通过小衡厚厚的白袜传到她娇嫩的脚底,
她虽然脚酥了可脚板底的神经却不麻木,反而更加敏感,我的玩弄使她极力想把
一双玉脚从我手中挣扎出去,可脚偏又酥软得只能留在我掌中任凭我继续施为,
除了痒得把玲珑的脚趾勾起又伸开,把洁白的脚面绷直又弯起外毫无自卫能力,
我在她白乎乎软绵绵的袜板底的摩挲更加轻柔,“嘻嘻嘻嘻,放开我啊嘻嘻嘻,
我的脚,别,嘻嘻,别这么轻,啊,痒啊,呜呜呜你重点呜呜呜,啊哈哈又轻了,
更痒了更痒了呀!啊嘻嘻哈哈哈哈……”

  我已经爬上了床,盘着腿,一只脚压住她另一条玉腿,一只脚用脚板底对着
小衡的厚白袜板底来回蹭痒痒,手中的这只白袜脚则改为用双手分别握住脚尖脚
跟的方法捧在手中,我先把这玉一般的白袜脚拉近脸颊,把我的鼻子深埋在她厚
白棉袜贴着脚弓处的优美曲线里好好地闻了闻香,小衡此时脚上的痒曲刚刚减轻,
娇笑刚刚停止,正放松了刚才一直紧紧拽着丝袜的双手,仰面躺着大口大口地喘
着香气呢,马尾辫早已散乱开来,混着淋漓的香汗显得有些凌乱,两眼紧闭着,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到枕头上打湿了两小块,她心里又是羞又是恨,哪管自己的
小脚正被我得意地亵玩。我哪里容得她休息,又开始用手在她白袜脚的嫩脚掌和
小脚跟上搔弄起来,她全身冰肌玉肤又一次抽搐,“啊,好痒呵呵呵呵呵呵,别
这样呵呵,痒啊痒死我了呵呵呵呵,别嘛,痒曲呀,别这样,痒曲……”她紧闭
眼睛,满头秀发随着平时高傲的头从左甩到右,从右甩到左,同时不停地发出可
爱的叫痒声。

  “别这样,那这样你看好不好?”

  我把捆小衡手丝袜松开,把她翻了个身再绑上手,这样美丽的校花就脸朝下
小屁股朝上的被我摆成了个涎样儿,我翻身将她压在下面,硬硬的金枪顶着她超
短裙里洁白的小亵裤,“啊,你要干什么?不要这样,不要,你想怎么样,来人
啊,救本小姐啊……”

  小衡以为我要下手了,吓得尖叫,我不紧不慢地把她的一双白袜玉脚抱在怀
中,这双圣洁的尤物啊,被我玩弄了半天还一尘不染,白得象雪一样,小衡脚酥
了人又被我压着,此刻双脚只能软软地并排平摊在我怀里,我笑道:“想不到吧,
武术冠军也有任我摆布的时候,不过别怕,一时半会我不会破你的身,唉,我们
校花的白袜脚也有任人搔痒的时候,恐怕是头一回吧,平时让我想的好苦,现在
可要让我尽情搔一搔,挠一挠啊,哈哈。”

  “啊?你还要挠我脚心,不,不要啊,不——”小衡惊恐而又绝望地失声喊
出。

  “不要?这由得了你吗?”

  说着我已在她的两只白袜脚心周围搔起痒来,“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痒
痒哈哈哈,嘻嘻痒曲死了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痒哈哈哈我的哈
哈哈脚心啊哈哈哈哈,脚心嘻嘻嘻嘻,我的嘻嘻脚心嘻嘻嘻嘻,痒曲呀嘻嘻嘻嘻
脚心啊哈哈哈哈痒曲,停下哈哈哈哈我的脚心脚心啊哈哈哈哈脚心——嘻嘻嘻嘻
痒痒,痒痒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袜板底啊不要啊哈哈嘻嘻嘻袜板心痒啊——我要死
了呀哈哈哈痒死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我身下平时冷若冰霜的校花此时已经痒得快发疯了,她拼命挣扎扭动着能动
的每个部位,一身雪白的淑女紧身套装也随着她不停扭动,我觉得象骑在一匹小
白母马上一颠一颠舒服极了,“真想不到,冰美人校花被麻翻了挠挠白袜脚就成
这样了,啊?哈哈哈!”

  我手上的动作暂时放慢了些,一是为了羞辱小衡,二是她那十根小脚趾痒得
象磕头虫似的一勾一勾,雪白的袜尖也随着一勾一勾,勾起时厚厚白棉袜脚尖处
形成几道软软的皱折的就实在诱人得很,我先放了校花的脚心来照顾她的脚尖儿,
“呵呵呵呵,不要啊,别捏人家的脚尖,你好无耻,挠过人家的脚心又来捏人家
的脚尖,你今天太过分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这校花的面子往哪放?别的男生
知道了非取消我校花的名分不可,够了吧你,放手呀!捏得我脚尖好痒曲。”小
衡大概以为羞辱快结束了,校花的傲气又回到心里,殊不知她的噩梦才开始呢,
哼哼。

  “校花大小姐,我无耻吗?”这时我还压在小衡身上。

  “呸,你不仅无耻还很下流很猥亵,你是最坏最坏的人……”

  “那你这双万人迷的白袜玉脚被这样一个无耻下流猥亵的人玩了这半天都不
反抗,只会喊痒痒,又给人当小白马骑着,还一颠一颠地,心里怎么想的呀,啊?”
我打断了她的话。

  “你,你,你……我,我……呜呜呜呜呜呜我还不是被你喂了酥脚散,呜呜
又,又被你玩脚玩成这样的,你真无耻呜呜呜呜……”

  “你说你穿着这么一身白衣白裙多像匹小白马,来来,小母马,再颠颠,让
我好好骑骑。”我狞笑着。

  小衡听了脸变得通红,羞耻的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你,流氓,你下来,
下来!我杀了你呜呜呜呜……”

  “杀了我?就用你这双小酥脚?可真软真嫩啊!”说着我在她软绵绵的白袜
脚底板儿上用指尖划长长的一下。

  “啊——,我杀了你!”小衡有在我身下狠狠颠了一下,舒服死我了。

  “校花小白马,让你颠你不肯,我可要赶了啊。”

  “无耻,你休想!”我摸到身下小衡右脚上穿的及膝白棉袜膝盖处厚厚的袜
口,开始向脚跟方向褪她厚厚长长的白棉袜,“你又玩什么花样,啊!你想褪我
的白袜子,不要啊,不要啊,不,不要,你不可以,流氓,不要脱我的袜子,啊,
已经褪到小腿上了,不要啊,放手,放开我的袜子,放开,褪到脚踝了呀,不—
—不——啊,我的白袜子,不要再脱啦,呜呜我的袜子,袜子呀,呜呜我的脚板
底就要露出来了——不——不要,流氓!从来没有男生看过我的光脚丫啊!”她
越叫我越兴奋,已经把白袜褪到了她的脚尖,厚白棉袜在我手中卷成了个大棉圈,
手感好极了。当我抓着袜尖将白袜从小衡酥软的玉脚上拽走时,她绝望地叫着:
“不可以,不要啊,不要,我的白棉袜,我的白棉袜,白袜子……呜呜呜呜呜呜”
我终于看到校花小衡的裸脚丫,金枪更硬了,白嫩的脚心怪不得这么怕痒,小脚
趾玉葱一般一根根水灵灵的,我迫不及待地去揉捏她的脚趾头,又酥又软,不愧
是校花的玉足。“呜呜——嘻嘻嘻嘻,不要,啊,不要,嘻嘻痒——嘻嘻嘻嘻…
…”

  小衡痒得控制不住叫起痒来,可她居然靠练武练就的定力强忍住不动身体,
我一点没有骑马的快感,心中大怒:“好啊,你不动,我看你的脚嫩还是你的定
力强!”

  说着用专为她留的尖指甲在她白嫩的光脚心上划了个“勾”,“啊——你是
畜生,不要搔脚心,没用的,我不怕哈哈哈哈……”小衡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的
意志,做出了强烈的,我期待的反应——向上猛地一弹,我被这小白母马颠得好
好舒服了一下,两手毫不留情地伸向了她的光脚心。“我不怕搔脚心,不怕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我不会动的啊——痒啊——”小衡一边说着自己
不会动一边剧烈的颤抖起来,我开始用手指甲在她的嫩脚心上来回刮擦。

  “啊——不要,不要啊,畜生,流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哈痒啊——痒啊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小衡穿了一身白衣的身体抖动地频率越
来越大,幅度越来越剧烈,仿佛我跨下的小白马从慢跑逐渐变成了飞驰,我被颠
得越来越高,金枪不断撞击着“马被”——小衡的白亵裤——越来越爽。

  “驾——驾——”我喝道,同时,用指甲尖在她的脚板心涌泉穴初画起了圈
圈。

  “不——嘻嘻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哈痒死了,痒死我了,我的嫩
脚心痒啊哈哈哈哈,我的脚心啊哈哈浑身都痒啊嘻嘻嘻嘻,连心都痒曲哈哈哈哈
哈……”小衡如遭电击般上下鱼跃,我可真象颠上了云端,爽极了,压在堂堂校
花身上,玩着她千人迷恋的玉脚,颠上去,落下来,再颠得更高……我陶醉了。
“好痒,嘻嘻嘻嘻啊哈哈哈哈,痒死我了,你杀了我吧!痒啊,我的脚板底啊,
哈哈哈哈啊——又搔到脚心了——不要啊哈哈哈哈,我真的受不了了哈哈哈哈,
脚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天哪!砍了我的脚吧哈哈哈哈……”

  我伏在美丽的校花身上笑道:“不知美女的玉脚味道怎么样,如今免不得要
让我尝一尝。”

  小衡用她残存的理智无力的呻吟:“畜生——不要啊……”我的湿湿软软的
舌头已经贴上了她同样软软的脚板底。“嘻嘻嘻嘻嘻嘻变态嘻嘻嘻嘻,你变态嘻
嘻嘻嘻嘻嘻嘻嘻,呜呜我的脚又被玩又被舔我还怎么做校花呀,呜呜嘻嘻嘻嘻我
以后做不了校花了呜呜呜嘻嘻嘻嘻嘻嘻……”小衡心里伤心欲绝,可一张嘴除了
叫痒就是止不住的笑,脸上大滴大滴的汗珠与不知是哭出还是笑出的眼泪同时流
下,枕头基本都湿了。我回头看到武术冠军已经没什么气力了,就趴在她身上掉
转了身子,借机也搂搂她的纤腰,摸摸她的淑乳,她无力的扭动抗拒只是徒增了
我的快感,我解掉了捆绑着她双手的长统丝袜,然后又原路把身子掉转回去,她
感到身体又被我占了便宜,手刚自由就想挥拳打我,我赶紧抱起她的光脚丫挠起
来,“嘻嘻哈哈哈……”这下小衡最后的一点内力也随着娇笑泄去了,完全成了
个普通的美女校花,娇嫩的千金小姐。“痒嘻嘻痒死了嘻嘻嘻嘻,我的脚心我的
命根子啊——痒啊,我还不如死了啊哈哈哈哈哈……”高贵惯了的小衡终于尝到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屈辱滋味。

  我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自己下面也胀得很厉害,就搔弄着校花的小肉脚说道:
“你好好求求我,说不定我一发同情心把你放了,你也就免了这挠脚心之痒了。”

  “呵呵呵呵……你,你好不要脸,呵呵,玩够了人家的脚呵呵呵,还,还想
让本小姐求你嘻嘻嘻,休嘻嘻,休想嘻嘻嘻嘻嘻嘻……”我不说话,手又攻向了
那已经被搔红了的嫩脚心,趁机也搂搂她的纤腰,摸摸她的淑乳,她无力的扭动
抗拒只是徒增了我的快感,我解掉了捆绑着她双手的长统丝袜,然后又原路把身
子掉转回去,她感到身体又被我占了便宜,手刚自由就想挥拳打我,我赶紧抱起
她的光脚丫挠起来,“嘻嘻哈哈哈……”这下小衡最后的一点内力也随着娇笑泄
去了,完全成了个普通的美女校花,娇嫩的千金小姐。“痒嘻嘻痒死了嘻嘻嘻嘻,
我的脚心我的命根子啊——痒啊,我还不如死了啊哈哈哈哈哈……”高贵惯了的
小衡终于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屈辱滋味。

  我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自己下面也胀得很厉害,就搔弄着校花的小肉脚说道:
“你好好求求我,说不定我一发同情心把你放了,你也就免了这挠脚心之痒了。”
“呵呵呵呵……你,你好不要脸,呵呵,玩够了人家的脚呵呵呵,还,还想让本
小姐求你嘻嘻嘻,休嘻嘻,休想嘻嘻嘻嘻嘻嘻……”我不说话,手又攻向了那已
经被搔红了的嫩脚心,用小拇指的指甲尖在脚心划过长长的一条细线,身下又猛
地一弹“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停手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求,哈哈
我求你哈哈哈哈,脚心痒得实在受不了了哈哈哈哈,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
哈哈哈,嘻嘻嘻嘻,饶,饶了我吧,哈哈嘻嘻嘻,饶了我的脚心吧,啊看在同学
的份上哈哈哈哈……”我在小衡脚心里又挠了几下这才停了手。

  评论这张
 
阅读(13618)| 评论(0)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